长河渐落晓星尘埃落定

【策——唐】药石无医

 初


 李无衣来五毒的第一天很郁闷,非常郁闷。


  好些美艳的毒姐,妖艳的毒哥看他就笑,似乎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入了他们的眼。有些跟在她们身边的小毒萝,小毒太也拉拉她们的湘西花布,让坠在上面的银饰发出好听的声响。毒姐毒哥们用唱山歌的调子说了什么,这些才到膝盖的小孩子也都笑了,笑得热烈而张扬,纷纷踩着五毒的轻功带起灵动的笛声,身边跟着自己的毒虫宝宝往林子里窜,好像在找什么人一样。


  他们确实在找一个人。


  “‘无衣’哎!‘无衣’——这——里!”...


备注,大概是自家的儿子女儿
会持续更新

剑三

阿缪克/曲道晴X唐无霖(毒唐)
叶恩/叶因心X唐寸灰/唐无存(藏唐)
叶尘/轩辕尘X唐冰黎/唐无黎(藏唐)
李无衣X唐无医(策唐)
唐钥X唐锁(双唐)
唐无声

天刀

唐安红(唐门)
燕北回(真武)
叶碧(神刀)
九生(五毒)

古剑ol

祸九(咒隐)
明长恨(司命)

刀剑

怜舟鼓月&怜舟雾月

流水

【冰九】使我沦亡

*设定参考《不得于飞》

*时间线是梦来在九妹肚子里五个月,西楼梧桐是三四岁的样子。

*说真的带梦的诗好像都没什么好事...


  暮春三月,柳絮尚未飘成雪,繁花也才开始凋谢。天光正好,惠风和煦,三两的花瓣飘飘然落下。抬头一看,原来顶上繁茂的枝叶里缀着藏着三两花朵,遮着尚不毒辣的阳光。只让大小光点洒下,斑驳一地嫩草。


  三月里的景色,本应如此。


  沈九枕着洛冰河的腿,迷迷糊糊半睁着眼睛,头顶的枝叶与枝叶间藏的那么一点儿红花被模糊成破碎琉璃折射出的光。“啧。”他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冰九abo大纲】不得于飞

(最后想想还是放大号吧,比较是我之前真的想写的一篇文。 @白月霜桥 )


*大纲!大纲!大纲!

*因为觉得我此生不会把这文的主线部分写了

*狗血!有堕胎,有秋剪罗的戏份

*如果有想写的拿走就是

*大概就是除了主线,九生还有冰九的三个崽的设定外其他随意


不喜欢的直接点右上角的×,没人拦你

不喜欢我的,也可以取关,也没人拦你

别和说我结局,我是虐文写手不是甜文写手

个人tag糖渍玻璃渣


乾阳=A 中庸=B 坤阴=O

七哥中庸冰哥乾阳九妹坤阴

冰哥的味道没想好,九妹是竹子(清净峰种那么多竹子也有遮掩的效果)...


【双道长】入眼

*短篇,三到四章完结,完结后我滚去填坑

*其实有想借这个来开坑,算是前传

*抚霜弄雪算是我写这篇的初心,之前是脑一身白衣的晓道长跪在雪地里,伸手去接天上落下来的雪(后来剧情设定晓少爷病弱就放窗边了)效果好像并没有那么好...

*本章宋道长终于露了面,我真的没有在写晓箐


其一 霜降时

其二 落雪时


——

  他好像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路上,无人无风无声无阻,他一直往前走,好似往前能寻个出路来。

  古说黄泉路不可回头,他在这条路上也没回过头。

  他张大了嘴开开合合,说我...

【沈九中心】挺好,老子叫沈九

该来的迟早要来系列


原曲:what makes you beautful

填词:鬼山


冰哥:

苍穹山派 清静一脉

断壁残垣 好一个 人走鸟散

前主清秋 其人修雅

琴棋书画 传其道 桃李天下

可惜只有其修雅皮囊

社鼠城狐 仗势狂


就他一个 衣冠禽兽 蛇蝎心肠

就他一个 嫉贤妒能 人模鬼样

多恶心啊 你要问我 他的名字

听好了哦 人渣反派沈清秋


清静峰的清 秋海棠的秋

屠尽秋家 ...

【瑶羽】无根木

*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QAQ

*算是混更吧,但里面有我手稿里没有的东西

*推迟一个小时的生贺......

*生日快乐 @一起拖稿  @关爱空巢老in 


  盛装的巫师在阿姚的额头上点了一点朱砂,再用胭脂细细地遮了他脸上的苍白,手在嫣红的脂膏上一抹又往他的眼角上添了飞红。巫师接过巫童奉上的唇纸,恭敬地跪在阿姚面前。阿姚双手接过,耳边是发间饰品相碰的细碎声响,在空旷又华丽的屋子里回荡。屋里没有人说话,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从厚重服装里透出。所有人都像溺死的鱼,在粘稠的空气中挣扎。阿姚知道,自己是人们的最...

【全员】总有一首传唱在梦之咲的歌

*就算是我更新了吧

*算是,结束了一个念想

*追忆

*突然不知道打什么tag...


听说大海深处静悄悄 魔法师的魔法会失效

听说皇帝喜欢知更鸟 吸血鬼会离去在破晓

听说人偶挣脱人偶师 小丑的哭笑皆不可信

听说英雄会维护正义 黑暗是永远战胜不了光明

秘密书库里的书说道 是小丑的面具在人群里哭闹

知更鸟也沾鲜血歌唱 染红玫瑰到天亮

总有一首传唱在梦之咲里追忆的歌 

记录悲欢的平凡日常 在追梦途中响彻

午夜梦醒一响贪欢 可谁知何处此身为客

谁要演绎写好的剧本 保留在幸福美好的时刻


听说吸血鬼爱白昼 兔子咬碎人偶的枷锁

听...

【双道长】入眼

*短篇,三到四章完结,完结后我滚去填坑

*其实有想借这个来开坑,算是前传

*然而...坑太多还是算了

*等完结了把那个脑洞码上来


其一 霜降时


——

  他好像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路上,无人无风无声无阻,他一直往前走,好似往前能寻个出路来。

  古说黄泉路不可回头,他在这条路上也没能回头。

  他张大了嘴开开合合,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他想回头对一人说,他不想走。

——


  “少爷,时辰到了,应该醒了。”...


【薛宋晓】承伤

*晓星尘与薛洋身份互换

*薛晓+宋晓,但只打薛宋晓的tag(毕竟我怂)

*前期主薛晓

*魔改原剧情,大概还是be


章一 


  人鬼同行,鬼披人皮,人皮下人又何尝不留人心?


  宋岚觉得自己多年前在白雪观下的镇子上见过晓星尘,当然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还是夜雨偏冷,风卷帘将丝丝寒气带了进来后宋岚惊醒,起身关窗时瞥见巷子里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人应是把白色麻布丧服当了白衣,穿在身上空空荡荡,显得他更加瘦削,笔直的脊梁在鬼火像是被刀削出的一样。他在街角似乎在与什么魂魄低声谈话,偶尔传来点笑声,人...

啊……有点晚了,反正就这样吧……

【云梦中心】百无一用

*请配合之前的《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虽然这个填词不大好orz


原曲:相思

填词:鬼山


云梦难落雪  湖苍茫过清寂

听雨留残荷  又道太悲戚

远嫁金鳞台  红妆十里

泼水不可收  却意难平

最肯忘却故人词  是百无一用述相思

万语千言三千界  用一句说尽

夏已去  莲花凋零  再添一碗莲藕排骨

金星雪浪开兰陵  只少相聚


云梦难落...

【江厌离中心】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题目和开头出自《相思》

*还可以叫做:最幸福的女子

*涉及cp有忘羡(汪叽单箭头),曦瑶(双向暗恋),轩离(板上钉钉了好吧)

*来,一句话,bg组不要凉!


——

红豆生南国,那是人间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鬼要如何在意

醉卧不夜城,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烂烂风情

——


  “听说金家今日有贵客?”

  “好像是姑苏泽芜君与含光君前来拜访。”

  “那世家五公子,五在其三,要是云梦的两位来了,那江厌离,啧啧啧,真是....”

  “哎哎哎,你...

[双道长]为尘



*应该是he吧
*最后一场考试的脑洞
*为什么高考要收草稿纸orz
*不知道bgm是什么
*你的点文@雪落笛音揚

我愿化成一座做石桥,经受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日晒,五百年的雨打。只愿那人在一千五百年后经过。

---题记

浮尘是桥上浮尘,也只是一时的桥上浮尘。不知来处,不知归处,不知下一刻为何所起,不知上一刻为何所沉。浮尘自是起起落落,落桥上仅一时。

“你要去哪里?”应是马蹄上落下的尘埃问它。尘埃来自十里外长亭,是女子的泪水将它粘住留在马蹄上,可泪水只让它再留住十里,便化尘土中一点。

“不知。”浮尘觉得时候未到。

“你这是要去哪里?”应是帷帽上落下的红尘问它。红尘来自不知归途的士子,是他在与青梅竹马告...

点文截止

1.朝俞
2.双道长
3.
4.冰九AB强制发情
5.双道长-洁癖宋&心理医生晓
6.

(3的薛晓梗不清楚 @道长今天陪我睡 6的瑶羽我不写糖! @昑魑魑魑魑 )

【七九】梦间



*复建
*先写这个吧orz@白月霜桥 
*七九倾向
*若有不对我会删七九tag

“你在等谁?”

“七哥。”

“七哥是谁?”

“我在等的人。”

洛冰河倒是没想到在沈九满是怨怼,辱骂,以及血海深仇的梦里还有这个一个小角落,把血色天空当夕阳,把满目萧瑟当院落。小孩子守着柴门,门后房屋低矮,屋檐下垂着的风铃锈迹斑斑。

“等到了吗?”

“我会等到的!”

可能是孩子脸上与沈九有些相似的轮廓,更可能是衣衫破烂的孩子与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实在与他那张脸不搭。就洛冰河而言,沈九始终是个披着修雅皮的小人,高高站在苍穹山派入门测试的山上,任由清风拂过他的衣袖。

“怎么可能等到。”

“还有,你是谁?”

是个与沈九更加相似的少年,只是没了...

[魏无羡个人]罪不可赦


原曲:天地难容
填词:鬼山

云梦莲花 绚烂一夏
秋无残荷任雨打 排骨汤冬暖家
围炉夜话 明朝披装戴甲
杀声嘶哑 血成河仇难放下
应知胜者为王败为寇
是非黑白旁人说
逆流而上多蚁蝼
罪不可赦他人定夺
只叹云梦一诺有始却无终
不悔夷陵一路灯火鬼影重
地狱深渊一踏百鬼噬人间再无我
不协和音一曲唱逆旅何错

不夜天城 骸骨层层
望闻问切收银针 无罪却罪加身
化鬼一人 挫骨扬灰一人
命若烟尘 湮灭又何苦去问
应知胜者为王败为寇
是非黑白旁人说
逆流而上多蚁蝼
罪不可赦他人定夺
只念岐山一少年剑破长空
不忘夷陵一路人生多春秋
地狱深渊一踏百鬼噬人间再无我
不协和音一曲未想忘承诺
只叹双杰一诺有始却无终
不悔逆旅一路灯火鬼影重
地狱深渊一踏百鬼噬人间再无我
不协和音...

【天官魔道】遮月化雪

*时间线和大纲被仙子吃了,日常日常再日常,结局(这种文会有结局?)刀糖不确定
*主双道长,其他CP……随缘吧
*魔道众人除了宋岚温宁薛洋全部转世,晓星尘聚魂不记得义城的事,故事开始在天官结局N年,魔道结局400+N年
*【】为宋岚写的文字
*私设,宋岚、晓星尘、温宁被雨师篁庇护,宋晓住在雨龙山雨师庙后面的小屋里,温宁自己一间屋子,因为刨地快他是有地会种田的!(让宋岚种地是逼死洁癖2333333)
*实在不行看评论
–--------------------

全文走外链

 https://shimo.im/docs/ewsvFJBJZ2sUKNTn

默默地
虽然没什么期待就对了

[天官|宣姬]凰求凤


原曲:《花火》-三代目J Soul Brothers
填词:鬼山
复健
侵权删

我曾征战沙场 我将故国送葬
我曾将一生换十里红妆
冰冷锁链漆黑牢房 百年生死间行事皆荒唐
在战场迎你的目光 不想会把盔甲换了嫁衣裳
一厢情愿 化鬼疯癫怨恨解轻巧
绫罗绸缎层层叠八抬大轿
敲锣打鼓一颠一声叫
是谁远嫁的哭腔
还是谁嫁心上人小鹿乱撞
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
不顾世人唤卿卿
入土棺木多三丈让她入眠依旧枕手臂
不管不顾你所求皆可双手奉上
早已将他刻在世界中央
上演一出出女子爱错郎
不知不觉身心皆已堕尘埃难找
他为北方武神立世明光
我为凶一身肮脏

换我嫁时衣裳 命尔嫁时陪笑
让他看尽天下新嫁娘
怨他恨他铁石心肠 却依旧声声泣血唤他裴郎
明光神殿天兵天降 鄙奴...

【双道长】酒慰风尘(简)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星尘。”
“噗……抱歉,子琛,没忍住。”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君有离别意?莫误同道人。
白袍比霜华,黑衣风拂雪。
不求世同音,唯道证此生。

不与世同音,刀剑加此身。

【双道长】酒慰风尘(全)


*这个我真的没想到会刀!
*虽然画风不对但bgm真的是《不协和音》
*酒慰风尘有简和全两个版本,简版戳头
建议先简后全

宋岚X晓星尘

莫笑农家腊酒混,丰年留客足鸡豚。

从山中出来,御剑到最近的城镇已是傍晚,晓星尘和宋岚免去一顿饭却还是多了个累赘。

那是山里人自己酿的酒,用一年中最好的米,用山中最好的水。

可现在盛酒的坛子裂了,或许是山人挖酒时锄头抖了,或许是山人拍酒封时用力了,又或许是在劝他们收下时磕了碰了,反正一条缝长长的,细细地爬过整个坛子。

晓星尘赶忙揭开酒封,两人往里面一看竟是少了大半。

“看来是不是酒慰我们,而是酒慰风尘了。”晓星尘笑道,这酒他拎的,也是他接的,路途中酒液滴滴点点全落入风尘他倒也不可惜。...

【双道长】话本

*BE预警
*有捏他抱山门下的事
*对《汉书》一知半解,有望文生义的嫌疑

宋岚X晓星尘

抱山散人门下还是有负责采买的弟子的,一个月两个月下山一趟买些油盐酱醋茶,裁几尺布,买几只碗,放乾坤袋里,在日暮前御剑归山。有那么一两次捡到流浪的孩童,被抛弃的婴儿都小心翼翼地抱怀里,带回师门。师尊抱山散人自是接过来,再招呼门下的小弟子去准备起新徒弟所需的器具来,而有些师姐师兄则趁师尊背过身去时指着负责采买的弟子骂:让你捡师弟!这下小师妹的新裙子没有了,给大家用的碗也不够了!我可和你提前说过了,今儿你和小师弟用一只碗!

负责采买的弟子只能苦哈哈地应下,师姐见他识相就哼一声,哄小师妹去了。

当晚,新入门还在襁褓中的小师弟就...

[双道长]拼图


*有一点点忘羡真箐
*除双道长全员转世设定,现代
*虽然bgm是拼凑的断音但我不搞事

宋岚X晓星尘

今年教师节学生送了宋岚拼图,是星月夜,很小的一块拼图,拼完就能放到相框里,架在小型画架放在桌子上当摆饰。大概是去年隔壁理科办公室的魏无羡送了宋岚整整一千块的星空拼图——那拼图被宋岚拼好又用大的宽的透明单面胶带贴好,再费力又小心地卷起来。

也不知道魏无羡哪里来的图,依稀几颗星子,长河渐落,远方是刺目到柔和的白光,乱了如墨的夜。就算拼出的裂痕成了千万道沟壑纵横交错,蜘蛛网般盘在照片上,也挡不住晓星将沉的寂寞。

宋岚给成品拍了照,寻个课间去趟隔壁办公室——魏无羡在那会儿正在给班上小姑娘将解方程运算的美妙,见了宋岚...

挣扎着说一句
我依旧热爱玻璃渣,热爱刀子
只是涨价了不要九块八所以有些时候不会放
糖真的好便宜啊

[瑶羽]上香


*有忘羡
*请相信一句话:一切都是金光善的错
*给@一起拖稿 
*清明节快乐(X)

今年清明,姑苏又下了几场雨,把亭台楼阁连同新出芽的枝条一起洗了个干净,在阳光下与潋滟的水光一道,照得大街小巷都亮堂。魏无羡照例在巳时的尾巴上起床,迷迷糊糊地吃了顿含光君的豆腐似乎还没有清醒。找个地方随意一趴,风吹起帘子,偷偷溜进来的光照到了眼睛才挣扎着起来。说是起来,也只是翻个身,依旧是没骨头的样子往蓝湛背后一靠,嘴上嘟囔着。

“这天真好,二哥哥,你看什么书得对着阳光?刺眼不,刺眼不,需要……”

“今日天阴。”

蓝忘机转头,魏无羡坐起来黑色的外衣半退拢着他的两条手臂。好容易理齐的中衣又散了露出昨夜欢好时的暖味吻痕。...

我TM真的是没脾气了
这是第六遍!!!!!!
连图都不能发了!!!!!!
刀剑+魔道的诡异脑洞

[义城四人]草木生

原曲:半城烟沙
填词:鬼山

无须问此山是何山 不识人心不记年
无须问此观是何观 污白雪草生坟前
再问五指骨碎痛何解
五十口人命丧何怨
夜猎出剑 灭走尸却无人谢
无须问何魂渡无门 林中雾消落星辰
无须问何人守此身 一城空有草木生
再问何处竹竿敲地声
八年徘徊指引归程
一鬼一人 凶尸碎魂待义城
命若野草 随风飘摇
弯弯绕绕 恩怨并一道
凝霜华 将雪拂 六月霜雪冰结天苍
生若鸿毛 随风飘摇
半生荒唐 此生何偿
寻灵囊 状癫狂 谁敢吃你手心的糖
无须问此恨如何结 少凌云不知深浅
无须问此恨如何解 行世霜华并拂雪
笑笑笑 一笑不泯恩怨
却藏糖你留我床前
同行三年 为害你染无辜血
命若野草 随风飘摇
弯弯绕绕 恩怨并一道
竹竿敲 市井闹 六月霜雪冰结天苍...

[被婶]付丧神会梦见心上人吗?


*第一人称,非审神者视角
*有原创付丧神

N+1次梦

我问:付丧神会做梦吗?当然,我在下一刻就非常后悔问了这个问题。或许是问的问题太幼稚,又或许是问的语气太随意,反正我问完,那个先前端坐琴台,如沐春风四平八稳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琴灵姑娘忽地就眼睛红了,眼眶湿了,眼泪溢出眼角划过脸颊,最后在灯光下一闪不见了。我知道她想好好回答我的,可她只能干张着嘴,几个字音支离破碎,最后不得不用宽袍遮了半张脸,慌张地背过身去。我就把几声不成调的哭腔当幻听吧,随意找个地方靠了,我不知道我的问题有多难回答,也许是今天正巧碰上了她的伤心日子?琴灵姑娘哭得一抖一抖地,我从游人包里顺了袋纸巾给她递过去。心想,睡眠与呼吸一样是...

[ES|VK]一本无聊的故事书


原曲:再见,繁花血景
填词:鬼山

博物馆橱窗
干净冰凉
无人的长廊
寂寞昏黄
听关门的声响
阖书本钥匙找
去时间停留的地方

天飘落玫瑰花
纷乱见道化
吸血鬼踏晚霞
高傲且优雅
帝王君临天下
末子用幸福魔法
海看不清泪花
国王征战天下
皇帝
站立在无人的高塔
青鸟的幸福魔法
谁斩断阁楼人偶线乱纷杂
漏沙
手工部内喧哗
三人
砂上阁楼的歌声无暇
张口不能说话
闭眼不见回答
崩塌

就算地狱悬崖
有我一人踏
白云不敌白马
时间不多了
就算厌恶咒骂
仇恨皆我来背吧
要将规则护下

展柜钥匙腐化
只能
隔空描摹人偶脸颊
阁楼上细线纷杂
谁看清牵线人偶眼眸无暇
不察
抓住风中的沙
原来
过往时间在逐渐崩塌
沉默地离开吗
守护着残骸吧
无话
如果离别只当是整装再出发
不要回头让追忆都风化

人偶师声嘶哑...

轻微社恐,人怂,说话丧,错话请别介意
封面和头像来自B站AV12891838
一言不合就填词,脑比手快,玻璃渣爱糖渍。BE是日常别抱太多希望,心理阴暗。
圈名改回鬼山,之前填词用的名字懒得改,吃CP杂到不能杂,只有雷点和不逆
死于es,被刀剑吞没,挚爱子不语和山海经,虫师是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无可替代
凹凸阴阳师不打算填坑谢谢

关注的博客